没有男人味的雄蜂,下场会很惨

  来源: 物种日历

  法国普罗旺斯的夏季,花丛中蜜蜂嘤嘤,在这祥和的美景之中,却隐藏着一位残酷的强盗。强盗的身材比蜜蜂大不了多少,似乎还比蜜蜂纤细一些,浅黄的肚子上有黑色的条纹,它就是欧洲狼蜂(Philanthus triangulum)。

身材纤细的“采花大盗”。图片:Alvesgaspar / Wikimedia Commons

  你可能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,但在人们了解甚少的昆虫世界里,欧洲狼蜂已经算是小明星了。为昆虫立传的大作家法布尔(Jean-Henri Casimir Fabre)在《昆虫记》里专门用了一章描写它,动物行为学的祖师爷廷伯根(Nikolaas Tinbergen)也曾致力于研究它。

  专精猎蜂的刺客

  欧洲狼蜂是专职猎捕西方蜜蜂(Apis mellifera)的刺客。它借助气味锁定猎物的位置,从下风方向5~20厘米远的地方,定位飞行的蜜蜂,猛扑上来蛰针直刺要害——最前面一对腿根部的甲壳薄弱处。欧洲狼蜂的毒液中含有多种毒素,称为philanthotoxin(直译为“大头泥蜂属的毒素”),可以阻碍神经突触的兴奋传导,从而使猎物快速瘫痪。之后,它会在蜜蜂脖子再补一针,蛰食道下的神经节。一只欧洲狼蜂一天能捕捉十只蜜蜂,能对养蜂业造成相当大的损害,因此得到了英文名“beewolf”和中文名“狼蜂”。  

欧洲狼蜂抓住蜜蜂,对它施行“麻醉”。图片:Team Candiru / youtube

  接下来,欧洲狼蜂会做出一套暧昧又残酷的动作:面对面抱住蜜蜂,按压腹部,迫使它吐出采集的花蜜,欧洲狼蜂舔舐着蜜蜂的口器,把美味的蜜汁喝光。虽然杀蜂不眨眼,但欧洲狼蜂其实是个素食者,除了抢劫蜜蜂,它也会吸食花中的蜜。蜜蜂不是它的食物,而是它为下一代准备的干粮。瘫痪的猎物不能逃跑,幼虫随时都可以吃到鲜肉,在细腰亚目的蜂类里,这种做法并不少见。法布尔虽然看过多种蜂施行这种残忍又精明的麻醉术,但欧洲狼蜂的工作十分迅速,以至于法布尔误以为它是一刺封喉,把蜜蜂直接杀死的。

死亡之吻,欧洲狼蜂吸干蜜蜂嗉囊里储存的花蜜。图片:Team Candiru / youtube

  猎杀完成后,强盗将蜜蜂带回它的大本营。欧洲狼蜂的巢建在坚硬的泥土里,主体是一个细长的洞穴,两侧排列着一个个小“房间”,它在每个房间里下一个卵,再运进1~6只不幸的蜜蜂,作为幼虫的储备粮。

  忙碌的雌蜂和自弃的雄蜂

  随着幼虫食量增大,母亲要不断出猎,补充新的蜜蜂,所以认路是必要技能。每次离巢,欧洲狼蜂都要在洞口绕几圈,观察周围。猎食归来后,再依赖洞口的标志物找到“家”。庭伯根曾在欧洲狼蜂的洞口摆上一圈松塔,让它进出两三次。然后把松塔圈挪到30厘米外,在中间堆一点儿土,假装成洞口的样子。于是,欧洲狼蜂不假思索地朝着假洞一头扎了进去。我们由此知道,动物的本能行为像编好的程序一样,只懂得照章办事,缺乏变通能力。

  幼虫发育成熟后,结成一个细长的茧,在里面变蛹。在温暖的夏季,欧洲狼蜂的蛹只要一个月就可发育成蜂。如果出生得晚,遇上严寒的冬季,蛹会停止发育,度过9个月漫长的冬眠,直到次年夏天才破茧而出。

拖着猎物回巢的欧洲狼蜂。图片:Charlie Jackson / Wikimedia Commons

  新生的雌蜂爬出洞穴,往往会遇到“严阵以待”的雄蜂。雄蜂不担任育儿工作,它们的全部任务就是授精。每只雄蜂会挑选接近雌蜂洞穴的地方,占领一小块领地,在里面不断涂抹咽后腺(postpharyngeal gland)分泌的信息素,以“男人香”吸引雌蜂。刚孵化的雌蜂进入领地,雄蜂就与它交配,这种交配方法称为“热点求偶场多配制”(hotspot lek polygyny)。

  无力占据领地的弱小雄蜂,则会守在其他雄蜂的地盘周围,乘机拦截进入领地的雌蜂,以期获得交配的机会。德国雷根斯堡大学(University of Regensburg)的研究人员发现,除了“公开引诱”和“投机取巧”的雄蜂,还有第三群雄蜂,它们根本不参与“把妹”,成天在花中吸蜜。科学家推测,它们是最弱小的雄蜂,完全没有竞争力,无法传递基因,只能过着“三和大神”的生活,混过一天算一天。说起来有点惨。

  特别的育儿技巧

  对欧洲狼蜂的研究,至今方兴未艾,不时还会产生新发现:比如,欧洲狼蜂会使用“防霉涂料”。幼虫住在暖湿的地下,周围是吃剩的蜜蜂残骸,极易滋生真菌。保持卫生是非常重要的。

欧洲狼蜂的茧被霉菌覆盖。图片:Tobias Engl /  European Journal of Entomology (2016)

  欧洲狼蜂特化的触角腺,会分泌出小粒的白色物质,内含链霉菌属(Streptomyces)的细菌,涂在幼虫住的房间里。这类细菌能制造强效的抗菌和抗霉菌物质,甚至有一些抗生素,比如四环素,就是借助链霉菌属生产的。幼虫长成之后,会把墙壁上的白色物质舔到嘴里,混合到丝里做茧。开始织茧的第一周,抗霉菌物质的浓度会骤然上升,为整个化蛹期提供可靠的保护。

从洞里探出头来的欧洲狼蜂。图片:v_s_ / Wikimedia Commons

  如果没有细菌的保护,大部分蛹都会被真菌夺去性命,而细菌也在欧洲狼蜂的触角腺里得到安身之所,这是一种互利共生的关系。新一代雌蜂羽化之后,链霉菌搭上它们触角腺的“便车”,跟着它们进入世代延续的生命历程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xiangchidiansha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